却很难做到
2020-08-06 00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程很难知道小亮每次动手的原因,“问他什么,他总是不说话。”

探访

此时的小亮成绩优秀,常带回家各类奖状是老程和妻子的慰藉。老程记得,儿子曾说过,“以后我一定要做得更好,不再像你们这样,靠给别人打工过活。”

讲述

老程说自己在北京干装修,因为过度劳累腰部受了伤,妻子当保洁,工作辛苦但收入平平。生计的重压之下,很难做到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平衡。

“他不愿意跟我们说,怕被欺负的更厉害。”老程相信,从那时起,儿子开始寻求某种方法,保护自己。五年级那年,老程第一次因为儿子打架被叫了去,这次纠纷最终以经济赔偿收尾。有人劝老程,不要把赔钱的事告诉小亮,以免给他带来心理负担,他照做了。

事发现场落泪 想搬走但无望

“当初坚持把他留在老家,可能会好起来吧?”老程这样发问,却很难做到。父母年迈,不可能再担负起照看孙儿的职责。而夫妻俩一旦有人放弃在北京的工作,全家人的生计或许就成了问题。

冒着可能拿不到工钱的风险,老程昨天中午从外地赶回了北京。当他回到奶西村的家中时,仍然没能看到已离家出走40多天的儿子小亮,只是从妻子的手中看到了一张写有朝阳看守所地址的纸条。

此后老程开始成为派出所的“常客”,每次儿子出手伤人后,都以赔钱了事。他还为此打过欠条,幸得对方家长的“宽容”,才被免去了一半金额。“我总觉得,该让他知道,要为自己的行为负担些什么。”老程这么告诉自己。

初到北京 孩子曾是父母慰藉

蜕变

据了解,三名打人者还涉嫌其他案件。目前,三人因涉嫌放火、抢劫已被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被打者父母

有一天,小亮当着老程的面点起了一根烟,这曾是儿子最鄙夷的行为。面对父亲的责问,小亮的回答很简单:“你别管!”老程发觉,有些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。

妻子的文化水平有限,在警方的宣读下才了解了事情的大致经过,但有些细节仍是模糊的。之前有好几次,儿子打伤了人,老程被叫到派出所,最终接受经济赔偿上的调解。但这一次,他隐约感觉到不再是“赔钱”那么简单。

育慧小学门前,电视台的镜头对准一个个放学后的孩童,询问他们是否被打或被劫过钱。不少孩子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但说起这些时,孩子们的脸上平静得没有半点恐惧。(文/记者 刘汨 董振杰)

昨天,他的父亲老程从打工地赶到奶西村。《法制晚报》记者与其独家对话,还原了小亮从一个成绩优秀的好孩子到出手凶残的“光背男”的蜕变。老程痛心自己为生计忙于打工,对孩子缺少管教关爱。

“三男子围殴少年案”已在奶西村变得尽人皆知。不时有记者到老程家采访,这也引来了邻居的侧目。在旁人复杂的目光中,老程一筹莫展,9年前小亮刚到北京时那般天真的模样,时而浮现在他的眼前。

昨天下午,被打少年小高(化名)的父亲重回事发现场时,看到了疑似当日砸向儿子的石块。摄/记者 董振杰

村民张女士告诉记者,村里小学入学是难题,除了原有的一所公办学校,奶西村里就只有育慧和宏远两所小学可供选择。

特别是在近期,北京实在难以找到合适的活儿,老程只能到外地去打工,平日里仅靠零星电话上的沟通,更是无法维系对儿子的管教和关爱。

在近日“三男子围殴少年案”中,15岁的小亮(化名)是打人者之一,因还涉嫌放火、抢劫等行为,他和另两名打人者已被警方刑拘。

事件发生后,大批记者赶来,此前被打者就读的育慧学校门前聚拢的垃圾堆,被“奇迹般”快速清理了。而该校负责人则几乎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。

以“重返校园”为条件,老程又将儿子带回了北京,但当看到父亲真的准备为自己报名时,小亮离家两个多月,未见人影。

老程不希望看到儿子身陷囹圄,但他又希望孩子因此能有所改变。

小亮三年级那年,东湖的村子整体拆迁,老程举家搬到了奶西村。入学考试中,因为三分之差,小亮没能考入条件最好的那所公办学校。

在奶西村如迷宫般的巷子里,老程的家极易被错过。经过数次的翻建,有那么一扇院门位于一米高的水泥台上,需要用力一跃才能登上。昨天下午,老程和妻子正在家中思量着接下来怎么办。

小亮6岁那年,老程带着妻儿走出甘肃老家,来到了北京当装修工。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,“我里外都是压力”,老程说。他是姐弟四人中的长子,家人以为他“在北京混得不错”,他却不敢奢求别人理解装修这份行当的艰苦。

吸烟上网 儿子越来越难管

昨天下午,被打少年小高(化名)的父母根据视频影像,找到了事发地。

也就在那些年头,距东湖不远的奶西村悄然成型。因为附近房地产的开发,外来人口涌入此处。伴随而来的,还有数目不小的未成年人群体。

希望脱离如此环境的,不光是老程。小高的父母也动起了离开奶西村的念头。但说起附近公寓式住宅每月过千元的租金,他们咋舌过后只剩下沉默。

痛心忙于打工 对孩子疏于管教

一家三口最初的落脚点在东湖,那里曾有一个和奶西村类似的村子,大批外来务工者聚集。老程就盼着能接到一个又一个的活儿,“这样日子能好起来。”

采访中,老程有些词穷,他用尽各种形容,希望记者明白自己是一个“实在”的人。他也希望儿子即使学业无望,至少也是这样的人。

闻讯回家 儿子已被警方控制

此后不久,小亮提出了退学。“我试过在他初二的时候把他送回老家,我觉得老家的环境更纯洁些”,老程说,但小亮面对老家农村的一切显出了极大的抵触,“他已经习惯了北京的环境”。

小亮初入育慧学校时,老程并没发现异样。直到有一天,自家附近小卖店的老板告诉他:“你儿子总来我这儿,每次都买10块钱的烟。”

他们二人都不会上网,也还没看过儿子参与的那起围殴事件的视频。妻子被通知去了派出所,发现视频截图中一名赤膊打人的男子的裤子和儿子所穿的是同一款。

小亮对此的解释是,“大孩子”让他给买的。老程的妻子开始尽量接送儿子上下学,但伤痕还是不时出现在小亮身上。

附近草丛中有一块轻体砖,和视频图像中打人男子砸向儿子的那块很像。小高的父亲双手抱起掂了掂,“重十来斤,砸到人身上该是什么滋味?”小高的母亲则不敢多看,流着泪扭转了头。

相比之下,育慧学校的入学条件要宽松很多,只要每年拿出2000元左右的费用,就可办理入学。除了小亮,此次被打的男孩目前也就读于此。

前不久,小亮再次离家40多天。当父母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时,小亮已经因为围殴事件被警方抓获。

像村中不少母亲一样,老程的妻子开始学会在那些“不挂牌”的网吧中寻找小亮。这似乎是奶西村的一大“特色”,没有未成年人禁入的制约,一些隐藏于普通民宅的屏幕前,成了少年们的“乐土”。

被人欺负 他用打架“保护”自己

一些明显“不三不四”的人来找小亮,老程会将这些人骂走。但他骂走的,还有自己的儿子。老程还曾挤出4000多元,给小亮买了台电脑。但这样的举动还是没能拴住儿子离开的步伐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sutcu.cn辽宁省北票市刑翰痛实业有限公司 - www.nsutcu.cn版权所有